朱桓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说朱桓简介和朱桓的故事,朱桓(177年-238年),字休穆,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三国时期吴国名将,骠骑将军朱据从兄、镇南将军朱异之父、朱桓官至前将军、青州牧,假节,封为嘉兴侯。
朱桓

朱桓

孙权统事后,朱桓成为余姚长,为当地人民解决瘟疫,又招募士卒,讨伐当地山贼,所到之处,山贼都平定。后来代替周泰成为濡须督。夷陵之战后,曹仁率领几万步骑出征濡须,扬言攻打羡溪,朱桓分兵救羡溪,军队出发之后,才突然得知曹仁要进军濡须,但要追回救羡溪的军队已经来不及了。当时朱然手下只有五千军队,诸将都十分恐惧,然而朱桓用兵法中攻守关系和自己与曹仁的能力对比分析战斗,鼓舞士气。又设计引诱曹仁派兵攻城,于是斩常雕,生擒王双,斩溺魏军千余人。

周鲂引诱曹休出兵皖城,朱桓为右督,助陆逊破曹休,吴军斩获万余人。朱桓又献计阻塞曹休退路,进图寿春,但陆逊认为不可行,于是没有实施。庐江主簿打算开城迎接吴军,全琮和朱桓率军接应,但事情败露,被迫退军。退军时吴军渡河,魏军打算出击拦截,但见到朱桓押后,于是不敢出击。后来朱桓狂病发作,回建业治病,并于第二年(赤乌元年)病死,时年六十二岁。

朱桓为人高傲,不喜欢为人所驱使,而又善养士卒,轻财重义,与人一见,数十年不忘,死时部下无不哭啼。

黄武元年(222年),夷陵之战之后,魏国大举伐吴,东吴三方受敌,其中魏国大司马曹仁率领几万步骑出征濡须。曹仁打算袭击州上,先假装要向东攻打羡溪;朱桓分兵赶赴羡溪,部队出发后,突然得知曹仁进军濡须,已经只有七十里了。朱桓派遣使者追回赶赴羡溪的部队,但部队尚未赶回,曹仁已经突然来到。当时朱桓手下以及附近部署的士兵,所在的只有五千人,诸将十分显得惧怕。朱桓开导他们说:"凡是两军对阵,胜负在于将领的能力,而不在于士众的多寡。你们听闻曹仁的用兵,怎么能和我朱桓比呢?兵法所说防守方只需半数兵力就可以抵挡数倍敌军,这指的是平原作战,没有城池作为守备的情况下,胜负取决于士众是否勇敢、进退是否一致。现在敌方的曹仁既没有指挥才能也不勇猛,况且他的士卒十分胆怯,又千里迢迢,长途跋涉,人马疲倦困乏,我朱桓和诸位将军,一起据守高大的城墙,南面濒临大江,北面倚靠山陵,以逸待劳,以主制客,这正是百战百胜的战局。即使曹丕亲自前来,尚且不用忧虑,何况只是曹仁之辈呢!"

于是朱桓偃旗息鼓,从城外看显得十分薄弱,从而引诱曹仁来攻。曹仁果然派遣其子曹泰突袭濡须城,又派遣将军常雕督领诸葛虔、王双等人,早晨乘坐油船另外袭击中洲,中洲正是朱桓部众妻子儿女所在的地方。曹仁亲自率领一万人留在橐皋,作为曹泰等人的后援。朱桓统率兵将攻取油船,又另外派兵攻击常雕等将,朱桓等将又亲自抵御曹泰,火烧其营寨击退他们,于是斩常雕,生擒王双,送至武昌,临阵斩杀或溺死的有一千多人。孙权嘉奖朱桓德功绩,封他为嘉兴侯,任命为奋武将军,领彭城相。

从破曹休

黄武七年(228年),鄱阳太守周鲂用欺诈的计谋引诱魏国大司马曹休,曹休统率十万步骑到皖城接应周鲂。当时以陆逊为元帅,全琮和朱桓分别为左督和右督,各自率领三万人迎击曹休。三路一齐出击,冲杀曹休伏兵,并且追赶之,追至夹石,斩获一万多人。曹休知道上当受骗,引军退走,但又凭着士兵数目众多,渴求一战。朱桓献计说:"曹休本来是因为亲戚的缘故受到任命,不是有智有勇的名将。现在此战他必定战败,战败就必定逃走,逃走应该经过夹石和挂车,这两条道都是险隘的道路,如果用一万兵阻塞道路,那么敌军可以尽灭了,而曹休也可以生擒。请让我率领部下断这两条道路。如果承蒙主上的威名,生擒曹休完成此计划,就可以乘胜追击,直取寿春,割据淮南,进而谋图许、洛,这是决定千秋万事的时机,不容有失。"孙权和陆逊商议此计策,陆逊认为不可行,因此没有施行此计。

黄龙元年(229年),朱桓被封为前将军,领青州牧,假节。

护前强识

嘉禾六年(237年),魏国庐江主簿吕习请求东吴出兵支援他,他打算开城门作内应。全琮和朱桓都率兵支援他,到达后,事情败露,军队要退走。城外有条溪水,离城一里,宽三十多丈,深的地方八九尺,浅的也有四五尺,各部队引兵渡河,朱桓亲自断后。当时庐江太守李膺整顿兵马,打算等待吴军渡至河中央时趁机袭击它。但一见到朱桓的节盖在后方,最终还是不敢出战。敌军是如此畏惧朱桓的。

当时全琮为统帅,孙权又命令偏将军胡综传达命令,参与军事。全琮认为军队出征而没有斩获,打算把部队分给诸将,进行袭击。

朱桓一向志气高,耻于被人所统率,于是去见全琮,问他的行军计划,知道全琮有所计划,朱桓发怒,要和全琮理论。全琮为求解脱,就说:"主上命令胡综督军,是胡综认为应该这样做的。"朱桓更加愤恨,回去后就派人找胡综来。胡综来到军营门口,朱桓准备出去迎接他,回头对左右的人说:"我挥手,你们就各自出去。"有一人从旁边出去了,和胡综的使者交谈然后回来。朱桓出去门外,不见胡综,知道是那个人所为,于是斩杀了他。朱桓的参军进谏,朱桓又杀了参军。

随后狂病发作,回到建业治病。孙权爱惜他的功绩和才能,所以不治罪。派朱桓之子朱异率领朱桓部下,令医者为他看病护理,几个月之后派遣回中洲。孙权亲自送朱桓,对他说:"现在敌人依然存在,称霸的道路尚未明确,我应该和你一起平定天下,打算让你统率五万人独当一面,来图谋攻取敌国,希望你的疾病不会复发。"朱桓说:"上天授予陛下圣人的姿貌,应当君临四海,委任重臣,来清除叛逆,这样我的病就会自然康复。"

朱桓性格高傲,耻于为人所驱使,每次临阵交战,统率军队不得自由控制,就会埋怨激愤。然而朱桓轻财重义,且记忆力好,见人一面,几十年不会忘记,部下一万人,他们的妻子和儿女朱桓都全部认识。喜欢供养士卒,赡养亲戚,俸禄家产,都分给他们一同享用。朱桓病重的时候,全军营都十分担忧。

赤乌元年(238年),朱桓病死,享年六十二岁。部下不论男女,无不痛哭。又因为家里没有财产,孙权赐五千斛盐来处理丧事。子朱异继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