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轶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说李轶简介和李轶的故事,李轶(?~25年),字季文,南阳郡宛城县(今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两汉之际历史人物。
李轶

李轶

出身宛城豪族,随从刘演、刘秀兄弟起兵于舂陵。舂陵兵和绿林军结盟之后,投靠绿林军所立的更始帝刘玄,协助杀害大司徒刘演。更始政权面临崩溃时,暗中投降光武帝刘秀。

更始三年(25年),事情败露,位大司马朱鲔刺杀于洛阳。

李氏家族是南阳的豪强大姓,李轶的伯父李守是王莽的宗卿师,李轶的堂兄李通也担任过五威将军从事等官职。

公元22年(地皇三年),绿林军大起义爆发,南阳为之骚动,李通因为当时流传的图谶上讲"刘氏复兴,李氏为辅",便也有起兵的心思,因为李轶向来是个好事之徒,李通便把李轶找来共同商议此事。李轶就对李通说:"现四方扰乱,王莽政权眼看就要垮台,汉朝要重新复兴了。南阳的刘氏宗室之中,只有刘演、刘秀兄弟能泛爱并容纳豪杰,李家可以与他们共谋灭王莽兴汉朝的大事。"李通笑着说:"我的意见也是这样。

不久,刘秀因为逃避官吏的追捕,来到宛城躲避,李轶就奉李通之命来找刘秀共商大事,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同时起兵。随后,李轶就随刘秀回到舂陵,准备举兵。

李轶走后,因为起兵计划泄露,李氏在长安和宛城的族人被官兵捕杀,几乎灭门。公元22年(地皇三年)十月,逃过灭门之难的李轶,随刘氏兄弟舂陵起兵,直到在参加攻打棘阳的战斗时李轶才与逃出宛城的李通重逢。

谋杀刘演

刘演、刘秀兄弟起兵之后,因为力量过小,就与绿林军联合,当时绿林军势力非常大,刘演、刘秀兄弟的实力比较弱,李轶就抛弃了一同起兵的情谊,开始拼命讨好朱鲔等绿林军将领。

公元23年(新莽地皇四年,刘玄更始元年)二月,绿林军拥立刘玄为帝,建立了更始政权,李轶被任命为五威将军。五月,王邑、王寻统帅的新朝大军与包围了绿林军控制下的昆阳,昆阳之战爆发。面对强敌,刘秀、宗佻、李轶等十三骑突破重围,去搬救兵,最终内外夹击,大破敌军。

昆阳大战之后,由于刘演、刘秀兄弟威名鹊起,越来越响亮,刘氏兄弟与绿林军将领的矛盾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李轶彻底与刘氏兄弟分道扬镳,他和朱鲔等人一再进言,劝刘玄早点动手杀了刘演,以免留下后患。对李轶的变化,刘秀敏锐觉察到了,刘秀对刘演说:"李轶这个人不能再信任了。"但刘演并不放在心上。不久之后,在李轶、朱鲔的一再建议之下,刘玄寻机杀害了刘演。

朝廷新贵

公元24年(更始二年)二月,刘玄迁都长安之后,打破汉高祖刘邦的祖训,封了十三个异姓王,其中李通封为西平王;李轶封为舞阴王,他们的另一个堂兄弟李松则出任了丞相。一时之时李氏一门权高位重,成了炙手可热的朝廷新贵。

封王之后,刘玄又令舞阴王李轶主持各郡国的招降工作,各地的官员为了保住职位,纷纷拜访李轶,想见李轶一面,得等很长时间。济南太守耿艾的儿子耿纯也来拜访李轶,他见此情景,就规劝李轶,他说:"大王以龙虎之雄姿,逢风云之际会,迅速拔地而起,一月之间兄弟称王,但士民们并不知道你有什么德行,你也没有对百姓宣扬有什么功劳,恩宠与官位暴兴,这是聪明人所忌讳的。兢兢业业警惕自持,还恐怕没有好下场,何况是骤然暴发而自足,难道可以成功吗?"李轶听了耿纯的话,感到很耿纯说的有道理,也安排耿纯做了官,但他并没有听从耿纯的规劝。

暗通冯异

就在李轶志得意满之际,从河北传来一个消息:刘秀已经扫平河北,大有西进长安之势。为了防备刘秀的进攻,公元24年(更始二年)冬十二月,刘玄派朱鲔、李轶、田立、陈侨等人率领大军三十万,以洛阳为中心,构筑中原防御体系。刘秀方面则任命冯异为孟津将军,率领魏郡、河内两郡兵马镇守孟津渡,与朱鲔、李轶的洛阳大军隔河对峙。

一开始,李轶是铁了心防守洛阳,比如他发现冯异的副将竟然是更始政权叛逃到刘秀方面的刘隆,就将刘隆的妻子、儿女无论老小全部抓起来,杀了个干净。但是随着形势对更始政权越来越不利,李轶也开始寻找后路了。而就在此时,冯异给李轶写了一封信。

冯异在信上说:"我听说明镜是用来照形的,往事能用来说明今事的道理。以前微子离开殷商而入周,项伯叛楚而归汉,周勃迎代王而废黜少帝,霍光尊孝宣而废昌邑王刘贺。他们都是畏天知命,看到了存亡的征兆,见到了废兴的事实,所以能成功于一时,垂伟业于万世哩!假如长安还可以扶助,延期岁月,疏不间亲,远不逾近,你李轶怎么会独居一隅呢?现长安坏乱,赤眉已临近市郊,王侯们制造灾难,大臣们各怀去意,朝纲法纪已经绝灭,四方分崩离析,异姓并起,所以光武不避艰苦,经营河北。现在英俊云集,百姓风靡,虽然像邠、岐归古公亶父,也不足以比喻。你李轶如果能觉悟成败,及时确定大计,也像微子、项伯一样论功成业,转祸为福,就在此时了。如果等到猛将们长驱直入,严厉的兵众把城围了起来,虽然悔恨,也来不及了。"

李轶接到信之后,非常矛盾,他知道更始政权已经走向灭亡了,但是因为自己背叛了刘氏兄弟,还是杀害刘演的主谋之一,害怕刘秀不会原谅自己,所以不敢投降。

思前想后,李轶给冯异回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我本来就是与萧王(刘秀)一起,首谋起义,志在复兴汉室。如今我奉命镇守洛阳,冯将军镇守孟津,都占据了中原的关隘要口,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我愿意和冯将军合作共事,我们双方只要同心同德、计划周密,将会无往而不胜。请您把我的计划转告给萧王,我愿意竭尽全力,佐国安民。"

李轶自从与冯异接洽后,再也不出兵与冯异作战。对各地的告急文书,一律按下,置之不理,坐拥大军三十万于洛阳,不发一卒以驰援各地。冯异腾出兵力之后,在黄河南北接连攻拔城池,招降更始守军十余万,接着又把更始朝廷的河南太守武勃包围在士乡县,武勃派人火速向洛阳的李轶求援。而李轶闭门不救,置之不理。最终,李轶坐视武勃的军队被冯异彻底消灭。而且,武勃本人也被冯异杀掉。

丧命洛阳

冯异看到李轶信守诺言,确实有归顺之意,急忙派人飞骑千里送信,向刘秀禀报战局详情。

刘秀知道此事之后,没有准备接纳李轶投降,反而想把李轶的书信故意泄露出去,让朱鲔知道,利用朱鲔的刀为大哥刘演报仇。于是,他马上给冯异下令:"李季文为人奸诈,他的话一般人不能得其要领。我们应该把他的信公开,告诉各地的太守、都尉作为警备之用。"冯异不敢违抗,只好照办。他将李轶给自己信制成公文,向各地宣布说:这是舞阴王的来函,他表面上愿意归顺萧王,实际上却居心叵测,请诸位小心防范!一时之间,李轶给冯异的密函成了公开信,在黄河南北各地广为流传。朱鲔得知此事之后,非常愤怒,马上派人将李轶刺死。

《后汉书》、《东观汉记》、《资治通鉴》、《经世文编》、《通典》、《文献通考》、《读鉴论》均有其事迹记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