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凡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张小凡萧鼎仙侠小说<诛仙>的主人公和<诛仙二>的重要角色.性格倔强坚定,重情重义,身怀大梵般若功法和噬血珠,因缘际会之下习得天下第一武功天书,是当世唯一一个佛.道.魔三修的人.

人物设定

师父:田不易、普智

师娘:苏茹

妻子:陆雪琪

儿子:张小鼎

师兄:宋大仁、吴大义、郑大礼、何大智、吕大信、杜必书

师姐:田灵儿

好兄弟:林惊羽、曾书书

喜欢他的人:陆雪琪、碧瑶、小环

徒弟:王宗景(教授魔教知识、战斗手段)

宠物:大黄、小灰

法宝:

噬魂(噬血珠和摄魂血炼而成)

玄火鉴(六尾魔狐所赠、上古神器、焚香谷镇派之宝)

诛仙剑(即天书第五卷、张小凡最后成为它的主人)

门派:青云门、天音寺、鬼王宗

称号:魔教三公子之血公子

身份:草庙村普通少年、青云门大竹峰七弟子、鬼王宗副宗主,大竹峰神秘厨子

所习功法:五卷天书、太极玄清道、大梵般若、魔教功法(集佛道魔三家功法于一身,世间唯一通晓天书五卷之人)

萧鼎V:张小凡,才是那本书真正的灵魂

小凡(陆雪琪、碧瑶、田灵儿、苏茹、林惊羽、曾书书等称)

傻小子(碧瑶称)

呆子(碧瑶、田灵儿称)

张师弟(齐昊、萧逸才等称)

老七(田不易称)

大哥哥、张公子(小环称)

张施主(法相、普泓上人等称)

副宗主(鬼王宗弟子称)

鬼厉(鬼王、李洵称)

性格特征

作为《诛仙》这部奇幻武侠小说的男主人公,张小凡命运多舛,感情真挚而偏激,性子坚韧而倔强。

当他还只是一个青云门小弟子时,他老实厚道、任劳任怨,即使常常遭到师父田不易的打骂苛责,也始终怀着回报之心。这份纯朴令人动容。当他看见自己暗恋已久的师姐田灵儿陶醉于爱情中时,那份心伤悲痛历历在目,使人不禁为他心痛。当他饱受欺凌、嘲讽时,他那份坚韧而倔强的怒火又让读者见证了一份血性。

当他更名鬼厉、闻名天下后,手上染血无数、脚下怨魂无穷。可以说,他的入魔不只是因为“噬魂”,也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于:他的心底始终有着另一面。

张小凡与鬼厉的确一个天一个地,但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在同一人身上得到集中体现,却是现代人尤其是80后、90后的一种特点。从《诛仙》这本书中,读者可以感受到作者萧鼎的笔上功力:他笔下的人物不仅是有人性中的最值得称道的一面,同时也有最贴近生活最原始的一面,这也是《诛仙》成功的原因之一。读者所见到的,不仅是一个老实木讷、尊师重道、资质平庸的张小凡,同时也是一个以嗜血闻名遐迩的血公子鬼厉。这才是一个血肉丰满、栩栩如生的人物。

萧鼎笔下的这个人物,重情重义、执著坚韧、隐忍朴实,入魔后虽然冷漠淡然、杀人无数,但善良本性并未改变。也就是他,让读者看到了一个双目染血、为了救田灵儿而不惜一切的张小凡;看到了一个在狐岐山崩陷时欲对无辜少年下杀手,而又最终放手流泪的鬼厉;看到了一个在寒冰石室凄然落泪的鬼厉;看到了一个与陆雪琪心有灵犀,度尽劫波,执手相依的张小凡。张小凡或者鬼厉,他不曾站在世界的最顶端,但是他却让世界不得不为他而低头。

人物经历

《诛仙》

幼年偶遇

幼年,偶遇天音寺高僧普智。普智在草庙村被青云叛徒苍松道人重伤,为了完成佛道兼修以参破万年来长生不死之迷的心愿,重伤之下的普智,服下了“三日必死丸”,将天音寺绝技“大梵般若”和噬血珠传于了小凡,并在这之后使他昏过去。第二天小凡与惊羽醒来后,发现全村村民被杀害。

拜入青云

后青云门常箭把小凡和林惊羽带上了青云山。林惊羽由于天资好,被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看上收为弟子,小凡则被大竹峰首座田不易收下。在大竹峰砍黑节竹,苦练三年才有小成,之后进境却是极快,内秀于心的他,并未被人发觉。在大竹峰期间他还展现了高超的厨艺并暗恋师姐田灵儿。后小凡遇到了他一生的伙伴-----三眼灵猴小灰,小凡和田灵儿在竹林幽谷追小灰时掉入了一个大坑,在坑中的死潭中发现了摄魂棒,并以小凡之血为媒,与噬血珠合成噬魂(烧火棍)。

七脉会武

张小凡在七脉会武时凭着运气与噬魂大放异彩,期间结交了风回峰弟子曾书书,邂逅了小竹峰冷艳绝俗的女弟子陆雪琪。但在四强比试中,与陆雪琪交手时因其眼神而不忍下手,败于其“神剑御雷真诀”之下,成为七脉会武第四名。张小凡、陆雪琪、曾书书和林惊羽被派往空桑山历练,小凡在客栈山海苑遇见绿衣少女碧瑶。

万蝠古窟

张小凡与陆雪琪、齐昊、曾书书等人来到万蝠古窟,遇到一群凶恶的蝙蝠,陆雪琪因害怕蝙蝠,脸色苍白,无意中抓住小凡胳膊张小凡见状觉得在雪琪面前不能畏缩,挡在雪琪身前,替雪琪挡去蝙蝠尸体。

死灵深渊

小凡与魔教余孽殊死搏斗时,被击落死灵渊。陆雪琪为救小凡而与其一同坠入万丈死灵渊下。在坠入死灵渊后,张小凡和陆雪琪侥幸没死,在死灵渊下宿命般紧握双手,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暗生情愫。之后在九幽五海中最神秘无情海边与碧瑶等魔教中人对抗时,惊醒上古妖兽黑水玄蛇并在其猛烈的攻击下失散,而张小凡却与碧瑶一起被黑水玄蛇逼入了滴血洞,困在洞中多日,这些天中他们相依为命,产生了扯不断的情丝。在洞中,张小凡两人发现了刻在石壁上的天书第一卷,而碧瑶则得到了金铃夫人遗物-合欢铃。

石洞狐妖

小凡路过被狐妖祸害的小池镇,初次遇到周一仙和小环,算出“乱魔命”。后与金刚门传人石头、碧瑶一起去黑石洞除狐妖,小凡在黑石洞边的满月井中看到了碧瑶。在洞底,他被三尾狐妖那种不能与君同生,便与君同死的精神所感悟,在六尾魔狐的要求下,小凡将垂死的白狐和那自杀身亡的三尾狐妖一同投入岩浆中。六尾魔狐临死前,将身上的焚香谷至宝“玄火鉴”赠予小凡。小池镇上的百姓修建仙人祠堂,小凡、碧瑶、石头三人被当作神仙参拜。

流波除魔

魔教大举占领流波山,正道中人陆陆续续来此阻击魔教。这一期间小凡再次看到师姐田灵儿心有他属而心生魔性,错对大师兄产生杀意,被罚在雨夜中跪了一夜。期间陆雪琪最先去探望小凡,两人共担风雨,此时张小凡精神恍惚,误以为陆雪琪陪他淋雨是幻觉,却被暗中关注的田不易看到;随后碧瑶找到小凡为其撑伞,默默陪伴。后来,小凡和田灵儿在山洞中无意听到魔教的企图是要得到亘古神兽——夔牛。之后,在正道中人阻止魔教活捉夔牛的过程中,小凡为救田灵儿,在夔牛脚下被迫同时用出了太极玄清道和大梵般若。虽救了田灵儿,却暴露了天音寺不传之秘——大梵般若,以及魔教至邪法宝噬血珠,遭到正道的质疑。

青云之变

回青云山后,正道审问张小凡,会审前一天小凡来到竹林欲最后看一次青云景象,在竹林遇到不顾危险而前来探望他的碧瑶,小凡感动之下,与碧瑶紧紧相拥。第二天审问开始,小凡信守对普智的承诺,宁死也不肯说出从何处学得大梵般若以及噬血珠的来历。道玄真人大怒,此时陆雪琪挺身而出,以性命担保张小凡不是魔教的恶徒,随后林惊羽、曾书书、田灵儿、齐昊也为张小凡说话。此时刚好遇上魔教进攻青云门,而法相也在此时道出了屠村的真相,小凡才知恩师普智竟是草庙村屠村的凶手,由于噬血珠的戾气几年来无时无刻不在影响小凡,得知真相的他陷入疯狂。此时魔教鬼王之女碧瑶出现,逼退正道众人,欲带走小凡,正道众人不禁怀疑张小凡是不是真的勾结魔教。此时魔教众人重返,道玄担心佛道二家真法流入魔教,小凡为魔教所用、遗祸苍生,将诛仙剑奋力劈向小凡,碧瑶为救小凡,用痴情咒挡下诛仙剑,鬼王将小凡带下青云山。

加入魔教

小凡伤心欲绝,从此叛出青云加入鬼王宗,化名鬼厉,成为鬼王宗副宗主。从此性格大变,平日冷漠嗜血,鬼王宗主鬼王将天书第二卷传于小凡。另外,因为张小凡(鬼王宗)和秦无炎(万毒门)、金瓶儿(合欢派)是魔门四大派阀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因此被共称为魔教三公子(血公子、毒公子、妙公子)。

死泽夺宝

在死亡沼泽寻宝时,三公子灭了长生堂。魔门只剩下三大派阀(其他小派阀都被张小凡带领的鬼王宗所歼灭)。在那片瘴气上空,张小凡和陆雪琪未看清彼此打了起来,却在危险关头双双放弃了进攻,擦身而过。进入死泽,雪琪看到小凡追了上去,两人对峙一夜却终未动手,月下,雪琪为小凡舞剑,划下一道深痕,鬼厉欲跨过这到深痕,却因放不下碧瑶而止步,两人再次分道扬镳。天帝宝库前,小凡与陆雪琪再次相遇,却不得不兵刃相向。后遇到金瓶儿、林惊羽、曾书书、萧逸才等人,以及一同寻宝而来的黑水玄蛇,黑水玄蛇将张小凡、陆雪琪撞向了天地宝库的石门,在生死一线之际,小凡冒死救下雪琪一起进入天帝宝库,并在其中发现天书第三卷,而天地冥石则被三眼灵猴小灰吞入腹中。而后林惊羽劝小凡回青云门,好友曾书书赠小凡一本蓝皮书。

南疆之行

大巫师因受伤太重在施法的关键时刻身死,碧瑶也因此未能复活成功,鬼厉痛彻心扉,大醉落魄三日,鬼王为此三日白头。而后,兽神重生。万毒门在毒神死后,发生了内乱,秦无炎当上了掌门,可是,马上又被兽妖灭门,鬼王宗用计让大量普通教众与合欢派共同对抗兽妖,全部阵亡,合欢派灭门,鬼王宗则保存了实力。金瓶儿侥幸逃脱,后投入了鬼王宗。

望月台相会

之后,陆雪琪因拒绝焚香谷李洵的提亲,被罚在望月台思过,鬼厉心有灵犀感到心跳突然加快,又路中有缘偶遇兽神,小灰亦与饕餮(兽神身边的灵兽)颇为投机,兽神问鬼厉死前愿望,鬼厉心头一阵迷惘,理智地认为该是救碧瑶,但同时却下意识的却想到缠绵白衣,决定要去见雪琪一面。与兽神分别后,暗中来到小竹峰,得知雪琪因违命抗婚而倍受责罚。在望月台见到陆雪琪,要雪琪跟他一起天涯海角,却因碧瑶未醒而作罢。

青云之战

青云山之战,道玄用诛仙剑重创兽神,鬼厉被鬼先生引入青云后山,要进入幻月洞一探究竟。碰到了守在祖师祠堂的万剑一,在万剑一和鬼厉的打斗中,鬼先生偷袭万剑一,导致万剑一身死,林惊羽发现万剑一遇害,质问鬼厉,鬼厉没有辩解,于是兄弟反目成仇。之后,诛仙剑飞回幻月洞府,鬼厉痛恨这把害死碧瑶的诛仙剑,用噬魂将其击断,遭到雪琪和惊羽的阻拦。而且他惊奇的发现,诛仙剑也如噬血珠一般,会吸血,鬼厉因被其反噬精血,身受重伤,在危难之时幸得天音寺众人暗中救助,在天音寺见到了坐化的普智,面对这个当年屠杀自己全村的凶手,鬼厉终究原谅了他,并在天音寺的无字玉壁上习得天书第四卷、经历天刑雷劫。

镇魔古洞

后为寻找饕餮,鬼厉来到镇魔古洞,遇到重伤垂危的兽神与前来扫除兽妖余孽的雪琪。鬼厉和雪琪并肩携手,共同抗敌,命悬一线,九死一生。在玄火鉴的帮助下,最终幸免于难,并消灭了兽神,后二人落在了南疆十万大山无名山崖上。在如华的月光下不管明天,小凡将雪琪拥入怀中。两人的法宝(噬魂、天琊)千年来第一次安静地躺在一起,交相辉映。

恩师离世

而在此之后,因诛仙剑反噬入魔的道玄控制了田不易,陆雪琪也接到任务去寻找入了魔的道玄和田不易,并在河阳城外的义庄救下被困得田师叔,田不易为小凡向雪琪许下亲事。鬼厉追着入魔的道玄也来到义庄,一番打斗后田不易因为被诛仙剑控制而魔性大发挥剑劈向鬼厉,鬼厉抱着田不易的身体惊觉田不易竟然没有体温心跳像是已经死去多日,雪琪为救鬼厉(也顺田师叔之意)无奈一剑刺向被控制的田不易,鬼厉丧师悲痛欲绝,一时难以接受,下意识地对雪琪冷言冷语。而后,雪琪助鬼厉带着田不易的尸身回到大竹峰,鬼厉虽然仍有心结,却不愿见师娘对雪琪有所误会怪罪,师娘苏茹知晓诛仙剑的秘密,也明白是田不易要陆雪琪出手杀死自己,化解了鬼厉对雪琪的心结,之后因丈夫离去也为此而殉情。短时间内经历师父和师娘的双双突然离逝,令鬼厉对人生感到迷茫,但与周一仙的一番交谈后,让鬼厉有所感悟。

狐岐山崩

为了救碧瑶,鬼厉于天音寺借得乾坤轮回盘,不料却被鬼先生和鬼王用于发动四灵(即夔牛,烛龙,黄鸟和饕餮)血阵,导致狐岐山崩塌,鬼厉只于巨石之下找到一块绿色衣角。鬼厉悲伤下失魂落魄,被小白救出,带往草庙村。在陆雪琪的温柔照顾和小白的痛心责骂下,鬼厉慢慢恢复神智却又发起高烧,雪琪陪在他身边片刻不离。之后,雪琪得知鬼王携四灵血阵进攻青云,青云和黎民百姓危在旦夕,忍痛不舍吻别小凡,与魔教殊死相斗。张小凡从昏迷中醒过来后,身心已放开,明白到自己需要做的是什么。

天书五卷

此时,鬼王凭借四灵血阵的修罗之力,攻打青云;鬼厉感受到诛仙剑的召唤,来到幻月洞府。当他被幻月洞府中的幻相所惑、在过往的悲痛中挣扎时,突然想起了陆雪琪,明白了自己这一生,并不是一个人。这使他逐渐平静下来,最终成功摆脱心魔。在那里他见到了入魔之后的道玄。关键时刻,万剑一出现于鬼厉与道玄身前,他点化了道玄,并告诉鬼厉,他是诛仙剑的真正主人。而诛仙剑就是传说中的第五卷天书。鬼厉握起诛仙剑终于明白了一切,最终他发动诛仙剑阵将鬼王击败,拯救了天下苍生。

故事尾声

时光悠悠,不知一转眼又是多少光阴流逝。这一日,陆雪琪来到草庙村,在一座新立的木屋前,见到了张小凡,两人相视一笑。一阵轻风吹过,屋檐下的铃铛迎风而响,绿色的衣角轻轻飘起,仿佛也带着几分笑意;清脆的铃声,随着风儿飘然而上,回荡在天地之间。诛仙这段唯美的故事也到此结束了。[1]

《诛仙二》

风云再起

诛仙故事多年之后,张小凡和妻子陆雪琪安居在大竹峰,并育有一子张小鼎,生活和睦而安宁。林惊羽十万大山之行后,为了确认一块遗迹木牌上的内容找到了张小凡,其时两人的关系似乎已有所缓和,而在木牌上张小凡认出的内容正是天书的第一句话。张小鼎被昊天剑派弟子罗威意外打脸后,晚上带着小鼎去报仇,途中第一次遇见身为小鼎朋友的王宗景。魔教余孽夜探河阳古墓寻找”云殿“的夜晚,张小凡在青云山下救出被金瓶儿逼入苦战的曾书书。之后应掌门萧逸才的要求,为王宗景讲解魔教知识以及训练特殊杀人技巧,但并不清楚萧逸才的意图。

试场意外

青云门入门考试“青云试”开始后,王宗景和张小鼎被幻月洞府秘宝”莽蜃古珠“带往异界考场。但由于魔教白骨老祖的介入导致古珠被损坏,使得小鼎和宗景落入其它异界。张小凡眼见境况不妙便亲自前往通天峰修复”莽蜃古珠“并将小鼎、王宗景救出。出于对白骨老祖的愤怒,他亲自出山追击白骨老祖,临走前面对警告自己不要随便接近幻月洞府的萧逸才,小凡提醒他洞府内的宝物不可轻易带出。青云山外,小凡以绝对优势秒杀白骨老祖,直接震慑了意图复兴魔教的秦无炎。当问及如何对付张小凡时,金瓶儿仅拿出两个字:”碧瑶“。

盘古大殿

五年后,小白突然让手下白狐”小痴“找上张小凡,让他帮自己去凉州盘古大殿找一些东西,小凡出于旧时情谊答应了要求。在凉州,小凡偶遇已经成为青云卧底的王宗景,才知道萧逸才让他训练王的目的并暗暗惊叹。在与陆雪琪依依惜别后,小凡孤身一人前往了惊天出世的大殿……

《戮仙》

在作者萧鼎另一部小说《戮仙》有一个叫大竹峰的地方,上面有一幅画像,画的是张小凡和陆雪琪,而他们的儿子张小鼎,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大竹峰,竹屋里挂着一幅画,一男一女,男的沉稳平静,女的白衣如雪,手拉着手。画那男子的时候笔力明显要沉重厚实,于是便给人一种沉稳平静的感觉。只是或许是那画手的画工太过糟糕,沈石看着看着,居然还从那男子画像上看到了一点木讷,想来是画手能力不足,过犹不及了吧……相比之下,画卷上在描画旁边那个女子的时候,画风则是显得轻逸许多,秀发垂肩,几处衣饰也描画成飘扬之态,似乎是想画出一个飘然出尘白衣如雪的仙女模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