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缺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宁缺,猫腻所写小说<将夜>的主角,自未来世界穿越而来,生而知之之人.
宁缺

宁缺

林光远案遗孤,宣威将军府二门房林涛及其妻李三娘之子,长安城上靠惊神大阵用人字符击败清静境的知守观观主,夫子登天后,神国之门被关,宁缺继承夫子意志希望昊天(即桑桑)由神变人,带其览尽红尘,体会众生意志,在佛祖棋盘(即佛祖涅盘之地,即西方极乐世界,里面全是佛)内修佛成天佛,领悟众生意。最终开天辟地之战中与桑桑共同利用惊神阵引领整个人间的意志写出真正的神符——人字符,彻底击杀依靠七卷天书如同神明的知守观观主,破碎昊天世界,成就今日之地球。书院十三先生,书院天下行走,佛道魔三家兼修,不计夫子、昊天与佛祖(反正夫子是老师,昊天是老婆,佛祖卡在棋盘里出不来,也威胁不到他)于长安城内无敌,长安城头与观主最终决战后彻底领会人字符辟地而成就地球,带领世人冲向自由。

人物设定

宁缺是猫腻所著的小说《将夜》[1]的男主角,漫画版人物设计为漫画家Keng。

和遮天叶凡,罪恶之城李察,阳神洪易,七界后传陆天麟,中国龙组欧阳轩合称“东察西缺南易北凡中天麟,芭比地龙欧阳轩”,系嘴炮党主角的代表人物。

姓名:宁缺

性别:男

性格:聪明、冷血、无耻,自私,刚毅无畏,极其贪财,因年幼历经苦难和看尽人性卑劣而薄情寡义(但对桑桑却是一直生死不弃),为生存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实则是个投桃报李之人。来长安城后受书院及长安民众影响,性情渐趋骄傲以及无私,两次长安之战甚至愿意牺牲自我拯救众生,性格已然大变。

年龄:书开始时17岁,结尾时大概29岁

实力:知天命巅峰(破碎昊天世界后应该越五境,具体境界未知)

师门:大唐书院

师傅:夫子、颜瑟(教其符道)

妻子:桑桑(昊天)

儿女:与桑桑育有一男一女,姓名未知。

好兄弟:陈皮皮

红颜:莫山山

宿敌:隆庆皇子叶红鱼知守观观主

坐骑:大黑马

人物称呼:梳碧湖砍柴人(渭城时,众马贼所称)、十三先生(入书院二层楼后寻常群众所称)、冥王之子(因卫光明窥见冥王之子降临并认定宁缺为冥王之子而被部分修炼者所称。)、小师弟(书院众师兄师姐所称)、书院之耻(荒原之行,因目睹宁缺卑鄙无耻的行径而被叶红鱼不屑所称)

身份:宣威将军府二门房林涛及其妻李三娘之子→渭城军士兼梳碧湖砍柴人→书院普通学生→书院二层楼夫子亲传弟子十三先生→书院十三先生兼长安城惊神阵掌控者→人间守护者

武器:

1.元十三箭:以宁缺符道为根基,结合书院众人智慧所创的世间第一支“符箭”,威力绝伦,射程超远,速度快到世间无人可以反应,射杀、伤过众多强者,宁缺最知名的武器。

2.铁刀:宁缺的铁刀是曾经陪伴过他很多年的三把刀合而为一,就像元十三箭一样,是书院集体智慧的结晶,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度和重量,宁缺彻底掌控惊神阵后,将朱雀绘像融于其上,拥有朱雀符力,彻底完整。

3.小铁罐:利用宁缺自穿越而来的世界所学的物理学、化学知识配合他的符道手段以及书院各位师兄师姐的智慧所做成的小型炸弹,可绑于元十三箭上发射增大威力,亦可用作地雷或是手雷。

战绩:利用惊神阵达到超越了知命巅峰实力画出人字符一刀尽破知守观观主同时施展的三种境界(道门之寂灭、佛宗之无量、魔宗之天魔境),知守观观主突然突破至清静镜(烂柯寺的歧山大师曾经猜测夫子应该是清静境,由此可以想见,清静境在人们的眼中是何等样的高妙。)清静境刚刚重现人间,便遇到了在天地间能够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这个对手就是人间本身。然而观主最终不敌落败。

洞玄境利用当时所有手段以及桑桑之助杀死和唐战后重伤的夏侯大将军。成为第一个有实际记载在洞玄境界越境杀死知命境强者之人。

光明祭上,凭借昊天(即桑桑)是其本命物的联系夺得神殿掌教从昊天(即桑桑)处得来的天启之力,以一人之力击败金帐王庭大国师宝鼎大师,金帐王庭第一武道强者布勒,悬空寺天下行走七念,南海大神官传人赵南海,西陵神殿掌教熊初墨以及一干人等。并用元十三箭射杀千里之外的清河郡的守护神知命巅峰强者崔老太爷。

与二师兄配合用元十三箭射伤刀枪不入的悬空寺讲经首座,并将其钉于般若山崖洞之内。

长安城头最终决战,观主用七卷天书获得如同神明的力量,同时行“换天”之事,生死之际,宁缺和桑桑共同感受并引领整个人间的力量在大地之上写出了真正的神符——人字符(第一次击败观主只是用了长安城内的人间之力,这一次则是利用了整个人间的力量,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击败已如神明的观主,破碎昊天世界,真正成为人间第一强者。

掌握符咒:乂字符、人字符、二字符、井字符、缚字符、散字符等。

人物经历

穿越者。书院十三先生,书院天下行走。聪明、冷血、无耻,写得一手好字,也练得一身杀人手法。林光远案遗孤,原是将军府门房的儿子,林光远被抄家诛九族时,不甘心被当做少爷的替死鬼而杀掉少爷和管事逃走,逃走途中捡到桑桑和黑伞。后两人在岷山间相依为生,到渭城之后,凭借其聪明伶俐的点子和一口甜言蜜语赢得全城人的喜爱,得以入军,“砍柴行动”中因其狠辣狡诈的作风,使得草原蛮人闻之丧胆,称其为梳碧湖砍柴人,这段快乐的时光也使渭城也成为宁缺第一个家。

后入长安进书院,得知书院原来还有二层楼,但苦于无法修行而无路可进。在长安筹划良久,连杀两名与林光远案有关的仇人,却不料因情报不全,在杀第三名仇人颜肃卿时突遭险情,原以为是个普通茶艺师的仇人竟是一名洞玄境大剑师,一番血战后终靠大黑伞出其不意击杀之,杀仇人后重伤逃走时被朱雀绘像击碎雪山气海,再由黑伞重建,最后借助陈皮皮的通天药丸,终有资格进入修真世界。测试中胜过隆庆而进入书院二层楼,师从颜瑟学符法。在魔宗山门被隆庆用桑桑威胁,含怒立下赌约最后一箭废除隆庆修为。进入山门中遇到莲生,临危时领悟小师叔的浩然气从而入魔,成功杀掉莲生,却在最后被莲生传下衣钵。颜瑟死后接掌惊神阵,并从老师绝学井字符中悟出自己的神符“二字符”。在夏侯归老当天对他进行生死挑战,在桑桑帮助下把他杀死,大仇得报。

听从夫子建议送桑桑去烂柯寺求医,领悟佛门四大手印,在桑桑被认为是冥王之女后,和桑桑一齐进入棋盘开始逃亡。在卫光明的追随者掩护下带着桑桑向北方逃亡,被唐率领的荒人收留,后被夫子所救。和桑桑于热海旁在夫子见证下成亲。夫子和桑桑登天后,回到长安修复被桑桑以及何明池破坏的惊神阵,与莫山山,大师兄以及三师姐联手用乂字符阻拦观主,最后宁缺借助惊神阵一刀废了观主。隐约知道桑桑在西陵神殿,于是冒险离开长安赶去确认。破坏了光明祭,在光明神殿中见到昊天(桑桑),在经过长时间相爱相杀后一同离开西陵,带她去看人间红尘。后因桑桑疑虑佛祖尚存,宁缺不得已与其一同前往悬空寺,被她骗入佛祖棋盘,用千年时间帮她去除红尘意斩断尘缘,最终无法阻止她离去。回长安城后,与书院众人试图射杀酒徒。

第二次灭唐之战中,立于长安城头,用元十三箭震慑世间众人,后得知桑桑仍在人间,离开长安,四处诛杀强敌,于极北荒原寻得桑桑,终与其不分彼此,不再分开。后观主认为已成人的昊天不再是昊天,无法庇佑众生,维持规则秩序,携七卷天书决定取而代之。为躲避观主追杀,携桑桑往长安奔逃,路遇被观主许诺事成后得以永生的酒徒所拦,在事先由书院所设之局以及朝小树的舍命帮助下击杀酒徒,回到长安。

后观主重创大师兄,来到长安城下,利用七卷天书,将自身与神国规则融合,行换天之事,并要夺取桑桑神格成为新的昊天,生死之际,与桑桑共同引领整个人间的意志写出真正的神符——人字符,开天辟地,彻底击杀知守观观主,并由桑桑破碎昊天世界规则限制,成就今日地球。

最终和桑桑得以修成正果,幸福生活~

唐史.宁缺传

宁缺者,渭城人也。缺生于长安,少甚聪颖,生而知之。因宣威将军案,亡至岷山,后走渭城。天启十三年春,缺为军部所荐于书院,遂离渭城。

缺携侍女桑桑入长安,善书法,处陋室,居临四十七巷,游于红袖招,遂识朝小树。因朝小树故,缺于长安雨夜杀人,后鱼龙帮显贵,缺亦然。于宫中留花开贴,因被帝所赏识。

缺入院试,以数科闻名书院,胜于他人。书院有旧书楼,缺日必登临,或曰欲胜谢氏子,实不如是。

缺于旧书楼以书文交陈皮皮,知二层楼,雨夜复仇后得服通天丸,入感知,遂明修炼为何物也。

西方有蝉,匿于泥间二十三年,待雪山冰融洪水至,方始苏醒,于泥水间洗澡,于寒风间晾翅,振而飞破虚空。魔宗二十三年蝉匿于书院,书于旧楼,因缺勤,欲教缺。缺以欲入二层楼,遂拒之。

欲入书院二层楼,必先登山,燕之隆庆,与缺有夙怨,亦欲入二层楼,缺胜之。遂入二层楼,为书院十三先生。

神符颜瑟,昊天南门人也。欲为缺师,授缺符道。缺之鸡汤帖,因显于长安,遂以书道大家闻名。

北荒魔宗,西陵神殿,不相容者也。缺携元十三箭,领书院学生,至燕北,抗荒人。遇大河书痴,莫氏山山,因月轮白塔,独往营地。辱曲妮玛娣,遂得顺心。

西陵卫光明,大神官也,至长安寻缺,不得,传道桑桑,与颜瑟战,俱死。

缺与隆庆于魔宗山门争入知命,缺先洞玄,射隆庆,遂成一生之敌矣。

西方有莲翩然坠落世间,自生三十二瓣,瓣瓣不同,各为世界,遂成莲生三十二。缺于魔宗山门逢莲生,其饕餮噬人,叶氏红鱼成其食,缺悟浩然气,杀莲生,遂入魔。缺代书院,行走天下,承轲浩然之气,得轲浩然之风,为天下行走。

唐有夫子,为缺之师。夫子在,天下定。非宗师之境界,无匹夫之勇武。生若五竹,质如封余。授缺遮天,教缺瞒地,遂使缺掩入魔之实也。

世有不可知之地,如西陵知守,唐二层楼。四门天下行走,齐聚长安,相与争锋。

朱雀惊神,缺掌其枢。铁花符箭,齐杀夏侯。桑桑患病,缺往烂柯。西陵惊寒,墨玉出红。霜叶黑花,通天如血。秋雨暂歇,一瞬饕餮。冥王之子,光明之女。盂兰钟落,七念顿生。佛祖棋盘,弹指悬空。举世皆敌,徒呼奈何。人间之剑,夫子用之。裁天斩神,杀道屠龙。万里之行,人之气息。热海之畔,连理俱成。夫子显圣,飘身升天。

天启十八年秋,帝崩于贺兰,帝子珲圆阴篡帝位,倒行逆施,逼死苗可持,因交燕之崇明,损冼植朗,联西陵,谋杀许世,昊天南门,尽交予何明池,清河诸阀,异心俱生。夫子即升天,化身为月,人间无夫子,举世伐唐。公主李渔,勉力难持。长安血火一夜,缘何明池造就。惊神阵枢,亦为其所阻碍。

夫子登天而别,千年未有之变。缺入长安,诛杀珲圆。书院年少,后山蝉声响彻。青峡一剑,护唐半壁江山。李慢慢之无距,陈观主之飘逸。唐行走之收留,莫山山之牵挂。朱雀既复,集长安驱观主。人字大符,君子国之不甘。

南晋剑阁,有剑圣名柳白,遣弟亦青,杀国主于皇宫。屠夫酒徒,成道门之走狗。圣人叶苏,传天道于临康。

西陵有桃花满山,夫子尝斩之。南海神官入西陵,光明祭行。缺闯桃山,见昊天。入大河,立山山。与桑桑游于天下,入棋盘,千年相恋。书院君陌至悬空寺,率农奴灭佛,困首座,救缺出棋盘。

新教既传,叶苏就焚。横木不能立人,阿打空自天真。马踏渭城,缺复向晚。七卷天书,观主开天辟地,人间之力,神符破碎苍穹。

俱往矣,世人善缺之名,艳缺之行。余以为缺实可悯之,非可羡之。缺生而知之,却无奈于亡岷走渭,侍女桑桑,却为昊天化身。若初未见桑桑,当不应有后来之事耳。呜呼,此可谓一见桑桑误终生哉?缺再世为人,当为众生之独,又通两世悲欢,堪为圣人。但夫子因其而升天,颜瑟因其而赴死。书痴因其而不嫁,昊天因其而重生。凡此种种,是可叹也。

——————来自将夜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