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毅传书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柳毅传书叙述:秀才柳毅赴京应试,途经泾河畔,见一牧羊女悲啼,询知为洞庭龙女三娘,遣嫁泾河小龙,遭受虐待,乃仗义为三娘传送家书,入海会见洞庭龙王.三娘得救后,深感柳毅传书之义,请叔钱塘君作伐求配.柳毅为避施恩图报之嫌,拒婚而归.三娘矢志不渝,偕其父洞庭君化身渔家父女同柳家邻里相处,与柳毅感情日笃,遂以真情相告.柳毅难辞,遂订齐眉之约,结为伉俪.
柳毅传书

柳毅传书

唐代仪凤年间,有一位书生柳毅,到京城长安应考不中,准备转道回湘水边上的家乡去。他记起有个同乡人旅居在泾阳,就跑去辞行。

他在泾水边骑马走了六、七里。有一群鸟突然飞起来,马儿受了惊吓,飞快脱缰跑出去,一口气跑了六、七里,才停了下来。

柳毅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见不远处有个女子在路旁牧羊。他觉得很奇怪,仔细打量了一番。牧羊的女子非常美丽,可是她双眉微皱,面带愁容,穿戴的也很破旧,出神地站着,满腹心思,好像在等待什么。

柳毅是个有侠义心肠的人,就忍不住问她:“你有什么痛苦,把自己委屈到这个地步?”

女子见有人问话,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向柳毅道谢,接着又哭了起来,回答说,“我是个不幸的人,今天蒙您关怀下问,很不敢当。本来我是不应该把我的怨恨说给您听的,但是我的怨恨铬心刻骨,即便惭愧也不能不说了,希望您听一听。”

原来这牧羊的女子是洞庭龙王的小女儿,父母把她嫁给泾川龙王的二儿子。丈夫只知道放荡取乐,再加上受到了奴仆们的蒙蔽,一天天的厌弃龙女。龙女一开始还向公婆诉苦,但是公婆光知道溺爱自己的儿子,管不住他。诉说的次数多了,又得罪了公婆。他们就把龙女放逐到荒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龙女说着这些,又勾起了心里的苦楚,抽泣流泪,难受极了。

接着龙女又说:“洞庭离开这里好远啊!我抬头望望,只看到无边无际的天空,没法传达音信。眼睛盼得酸了,心里的希望快断了,家里的人不知道我的悲苦。现在听说您要回到南方老家去,您的家乡靠近洞庭,我想拜托您捎一封信,不知道能够答应吗?”

柳毅听了龙女诉说自己的遭遇,已经愤愤不平了,心里非常激动,恨不得身上长出翅膀,飞到洞庭那边去。他答应了龙女的请求,但转而一想,洞庭湖又广又深,自己是个凡人,只能在人世间来往,怎能到龙官里去送信?只怕人世和仙境道路不通,辜负了龙女热忱的嘱托。

于是他问龙女有什么好办法给他引路,龙女一边哭泣,一边道谢,说:“承您答应了我的请求,希望千万保重,感谢的话不用再说了。要是有了回音,我就是死了,也要结草衔环感谢您。”

龙女指点柳毅,洞庭的龙官跟人世的京城并没有不同啊。在洞庭湖的南岸,有一棵大橘树,当地人称它叫“社橘”。到了那边,就解下腰带,缚上一点东西,在树干上敲打三下,就有人出来招呼,带着来访者去龙官。

龙女又叮嘱:“希望您除了捎信之外,把我当面告诉您的话,全都说给我家里的人听听,千万不要忘了!”

柳毅诚恳地接受了她的叮嘱,于是龙女就从衣襟里拿出信来,向柳毅拜了又拜,郑重地把信交给了他。这时候她望着东方,又掉下泪来,心中难过极了。柳毅也忍不住为她伤心。

他把信放在行囊里,又问龙女说:“我不知道你牧羊有什么用处,神灵难道还要宰杀牲口吗?”

龙女说:“这些并不是羊,是‘雨工’啊。就像雷神、电神一样,他们是掌管下雨的神仙。”柳毅回头看看,只见羊个个都昂头大步,喝水吃草的样子很特别,可是身体的大小和身上的毛、头上的角,跟羊并没有不同。

柳毅又对龙女说,“如今我给你做了捎信的使者,将来你回到洞庭,可别避开我不见面啊。”

龙女说:“不光不避开,还该像亲戚一般招待呢。”说完,两人就告别了。等柳毅走出不到几十步,回头一望,龙女和羊都不见了。

这天傍晚,柳毅到泾阳跟朋友会了面,然后告辞回乡。

一个多月后,柳毅回到家乡,就去}同庭访问。果然在洞庭湖的南岸,找到那棵社橘。他就解下腰带,在树干上敲打了三下,等待动静。

一会儿,有个武士从波浪中跳出来,向柳毅行了个礼,问道:“贵客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柳毅并没有直接告诉他自己的来意,只是说:“我特地来拜见大王。”武土伸手一指,水里就分开一条路来。他带着柳毅前进,吩咐说:“请您闭上眼睛,很快就可以到了。”柳毅依照他的话,便到了龙官。

只见高楼大殿一座连着一座,一道道门户数也数不清,院子里栽着奇花异木,各式各样,无所不有。武士叫柳毅在殿角里停留一下,说:“请贵客在这里等着吧。”柳毅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武士说:“这里叫灵虚殿。”柳毅仔细一看,觉得世界上的珍宝全在这里了。

殿柱是用白壁琢成的,台阶是用青玉铺砌的,坐床是用珊瑚镶制的,帘子是用水晶串成的,绿色的门楣上镶嵌着琉璃,彩虹似的屋梁上装饰着琥珀山……一片奇丽幽深的光景,真是人间所无。

等了很久龙王也没出来。柳毅担心有负龙女的托付,就询问}同庭龙王在哪里?武士请他再耐心等等,说龙王正在玄珠阁,跟太阳道土谈论<火经》。

柳毅问:“什么叫《火经》?”

武士说,“我们的主君是龙,龙依靠着水来显示神通,拿一滴水就可以把丘陵山谷淹没干净。太阳道士是人,人使用火来表现本领,用一盏灯火就可以把阿房官烧成焦土。水火的作用不同,变化也不一样。太阳道士精通人间的道理,所以我们的大王请他来,听听他的议论。”

才说完话,官门大开,黑压压一大群侍从簇拥着一位身穿紫袍、手执青玉的人出来了。武士跳起身来说:“这就是我们的大王!”立刻上前报告有客来访。

洞庭龙王打量着柳毅,知道他是凡间来的人,就互相行礼,请柳毅坐下。

洞庭龙王谦虚地说:“水底的宫殿隔绝人世,我又很愚昧,先生不怕路远来到这里,可有什么见教?”

柳毅说:“我是大王的同乡,生长在湘水岸边,到长安去求功名。前些日子没有考上,偶然经过泾水岸边,看见大王的爱女在郊野牧羊,抛头露面,听任风吹雨打,憔悴得不象样子,叫人看了十分难受。我就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她告诉我说,丈夫虐待她,公婆又一点也不体谅,因此弄到这个地步。她哭得很伤心,实在使人同情。她托我捎封家信,找答应了,才赶到这里来。”说着,拿出信来交给了洞庭龙王。

}同庭龙王把信看完,禁不住用袖子遮着脸哭泣起来,说:“这是我做父亲的过错。我不会察看和探听外面的情况,使得自己像聋子、瞎子一样,连闺中弱女在远方受到迫害也不知道。您是个不相关的路人,却能仗义救急,这种大恩大德,我怎敢忘记。”

说完,又悲叹了好久,连旁边的人也感动得流泪。这时,有个太监贴身站在一旁,}同庭龙王便把信交给他送进宫去。过了一会,听到官里发出一片哭声。洞庭龙王慌忙吩咐侍从的人:“快去告诉官里,别哭出声来,免得让钱塘君知道了。”

柳毅问:“钱塘君是谁啊?”

}同庭龙王说:“是我的爱弟,以前做过钱塘龙君,如今已经被罢官免职了。因为他勇猛过人,发起脾气来十分吓人。早先唐尧时代闹过九年洪水,就是他发怒的缘故。最近他跟天将吵了架,又发大水把五座大山都包围住。天帝因为我历来有些功德,才宽恕了我弟弟的罪过,但还是把他拘禁在这里,钱塘的人一直在等待他回去。”

才说到这里,忽听得天崩地裂一声响,连宫殿都给震得摇动,一阵阵的烟气云雾直往上冲。只见一条赤龙,身长百多丈,闪电似的目光,血红的舌头,鳞甲像朱砂,鬃毛像火焰,脖子上拉着金链,链子系在玉柱上,霹房和闪电盘绕着它的全身,雨雪和冰雹同时纷纷落下。它就冲破长空直飞去了。

柳毅吓得扑倒在地上。洞庭龙王忙亲自把他扶起,说:“不用害怕,不要紧的。”柳毅好一会才镇定下来,就告辞说:“我希望能活着回去,免得碰上他再来。”洞庭君说,“一定不会这样了。他去的时候很可怕,回来的时候就不同了。希望您留在这里,可以让我略表情意。”就吩咐摆开宴席,互相举杯敬酒,礼节十分周到。

过了些时候,忽然吹起了微微的暖风,涌现了朵朵的彩云。在一片和乐的气象里,首先出现了精巧的仪仗队,跟着是乐队吹奏着动听的乐曲。无数的侍女有说有笑,陪伴着一位容颜绝世的美人,她身上佩带着明珠串成的装饰品,绸衣迎着风,轻轻飘动。

柳毅走近一看,原来就是托他捎信的那个女子。可是她又像欢喜又像悲伤,眼泪断断续续地掉下来。很短的时间,红

烟紫云遮蔽在她的周围,香风袅绕,她已经到宫里去了。

洞庭龙王笑着对柳毅说:“在泾水受苦的人儿回来了。”说完,他向柳毅辞别,也走进宫去。接着,又听到里面有抱怨和诉苦的声音,久久没有停止。

又一会儿,洞庭龙王重新出来,继续陪伴柳毅喝酒。跟着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人,披着紫袍,拿着青玉,容貌出众,精神饱满,站在洞庭龙王的左边。

}同庭龙王向柳毅介绍说,“这个就是钱塘君。”柳毅起身上前,向钱塘君行礼。钱塘君也很有礼貌地回拜,说道:“侄女不幸,受到那个坏小子虐待。幸得您仗义守信,把她在远方受苦的消息带到这里。要不然的话,她怕要葬身在泾陵了。我们全家感激您的恩德,实在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

柳毅谦逊地表示不敢当,只是连声答应。

钱塘君又回头对他的哥哥说:“我方才辰刻从灵虚殿出发,巳刻到达泾阳,午刻在那边战斗,未刻又回到这里。中间曾经赶到九重天上向天帝报告,天帝知道侄女的冤屈,便原谅了我的过错,还赦免了我以前的责罚。但是我方才激于义愤,走的时候来不及向您请示,惊扰了官里,冒犯了贵客,现在心里十分惭愧惶恐,真不知如何是好。”

他就退后几步,再拜请罪。洞庭龙王问:“这一次战斗杀害了多少生灵?糟蹋了多少庄稼?”钱塘君谠:“六十万生灵,方圆八百里庄稼。”洞庭龙王问:“那个没情没义的小子在哪里?”回答说:“给我吃掉了。”

洞庭龙王露出不快的神色,说:“那坏小子存心不良,确实是难以容忍,可是你一味任性干去,也太鲁莽了。幸而天帝英明,了解我女儿的奇冤,要不然的话,我的罪责可逃不了啦。从今以后,你别再这样任性了。”钱塘君又再拜表示敬服。

这天晚上,龙王就请柳毅在凝光殿歇宿。第二天,又在凝碧官设宴款待。作陪的亲戚朋友很多,宴前摆开盛大的乐队,席上准备了美酒,陈设着佳肴。宴会一开始,吹起号角,打起军鼓,只见旌旗招展,刀枪齐举,一队武士在右边舞蹈着,队伍中出来一个武士,上前报告:“这是《钱塘破阵乐》。”在刀光剑影里,大家顾盼奔跑,紧张惊险的动作叫客人看了惊心动魄。

另外还有雅乐清音,绫罗珠翠,一群美女在左边歌舞着。队伍中出来一个美女,上前报告:“这是《贵主还官乐》。”歌声乐声,缠绵婉转,又像是诉说哀怨,又像是表达爱慕,叫在座客人听了,感动得流下泪来。两队歌舞完毕,洞庭君很高兴,就叫拿出绸缎,赏给歌舞队。然后又把坐席紧紧靠拢,大家尽情喝酒欢乐。

}同庭龙王拿出一只碧玉盒,里面放着“开水犀”,钱塘君拿出一只红色的琥珀盘,盘里放着一串夜明珠,都起身献给柳毅。柳毅推辞几次,才道谢收下。接着,官里的人都拿着珠玉绸缎,放在柳毅的旁边作为礼品,五光十色,一时堆积得满满的。柳毅含笑向四面作揖道谢,几乎应接不暇。

第二天,又在清光阁开宴。钱塘君借着酒意,红着脸,不客气地趴开两腿坐着,对柳毅说:“我有句心里话,要想跟您商量。要是您答应呢,大家都皆大欢喜,要是您不答应呢,大家面子上过不去。”

柳毅道:“请您先说是什么事情。”

钱塘君说:“泾阳小龙的妻子,就是洞庭龙王的爱女。她有善良的性情,美好的品质,亲戚们都敬重她。不幸受到了那个坏小子的凌辱,现在总算断绝丁关系。我们打算高攀一位像您一样有道义的人,世世代代成为亲戚,使得受到恩德的人懂得怎样报恩,怀着仁爱的人懂得怎样施爱,这难道不是君子行事有始有终的道理吗?”

柳毅听了,严肃地站起身来,忽然笑了一笑说:“我真不知道您钱塘君这样不明事理!我早先听说您气盖九州,水漫五岳,来宣泄自己的愤怒,又看见您挣断锁链,扯倒玉柱,去救别人的急难,我想世界上刚直英明的人,没有谁比得上您吧。如果有人冒犯您,您不怕牺牲去抵抗他,如果有人对您有恩,您不惜生命去报答他,您真是个大丈夫啊!可想不到在大家都高兴的时候,您竟会不讲道理,用威势来吓唬人,这不是太叫我失望吗?”

钱塘君感到惭愧,局促不安地连忙起身谢罪。就再没有人提结婚的事情了。

此后,柳毅要告辞回去。洞庭龙王夫人另外在潜景殿设宴饯别。官里的男女仆妾都出来作陪。夫人流着泪对柳毅说:“小女受到您的大恩,我自恨没有能够报答您,就要离别了!”又叫那龙女在筵席上向柳毅拜谢。夫人又说:“这一分别,难道还有再见的时候吗?”

柳毅昨天虽然拒绝了钱塘君的请求,可是此刻在筵席上,见到龙女,心里还是十分留恋的。

龙官送给柳毅许多奇珍异宝,他就由原路回到湖边。只见有十多个人,挑着行李跟着他走.陪送到家才离去。

于是柳毅就变卖了一些珍宝,所卖的不到百分之一,他的财产已有上百万钱。那些附近有名的富家,都觉得比不上他。

后来他娶了个姓张的女子,不久生病死了。又娶了韩家的一位姑娘,只有几个月又死了。柳毅便搬到金陵去住。

没有妻子的日子,柳毅常常感到寂寞,就想再找一个新的配偶。

有个媒人给他说了一位姓卢的姑娘,长得聪明美丽,是范阳人。父亲名叫卢浩,曾经做过清流县县官,晚年喜欢仙道,独个儿进山修行,现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这位卢家姑娘前年嫁给清河张家,不幸丈夫就死了。母亲怜惜她年纪轻轻,要想给她找个适当的人再嫁。

柳毅觉得卢氏不错,就挑选了好日子,举行婚礼。由于男女两家都是富户,仪式上用的礼物极其丰盛豪华,金陵的人看了,没有不羡慕的。

婚后一个多月的某天傍晚,柳毅走进房里,仔细看看妻子,觉得很像那个龙女,可是又比龙女长得秀丽丰满。他就跟她谈起以前Www.Tianyashuku.com的事。

妻子觉得她说的都是奇怪的话,不相信人世间会有这样的事理。又告诉柳毅一个好消息,她已经怀孕了。柳毅从此格外关心她。

后来,妻子生下孩子。到满月那天,她换了衣装,打扮得特别漂亮,邀请亲戚来欢宴。在宴会之间,她才含笑问柳毅说:“您可记得我过去的情形吗?”

柳毅说:“以前我曾经给洞庭龙王的女儿捎过信,到现在还忘不了。”

妻子这才说自己就是洞庭龙王的女儿,以前在泾阳含冤受苦,多亏柳毅才得解救,感谢他的恩德,一心要报答。后来钱塘叔父向柳毅提亲,他却不答应,就分离了。从此两人各自东西,连消息也不通。父母要想把她嫁给濯锦江龙王的儿子。龙女觉得自己没有报答柳毅,于是坚决不答应。龙王也就不再勉强了。

龙女见柳毅结了两次婚,先娶了张家姑娘,后来娶了韩家姑娘,等到她们先后去世,知道自己有机会报恩,就化作人间的卢家女和柳毅结婚。

说到这里,她哭了起来,说了自己为什么隐瞒到现在的原因。她开头没有讲明,因为知道柳毅并不是贪图女色的人。后来看到他仍然在想念龙女,心里有所放心。但是担心女子舟份低微,不能够永远获得爱情,所以想借着孩子的情分来寄托白头偕老的愿望。

龙女有些幽怨地问柳毅:“当初您给我捎信那天,曾经笑着对我说:‘将来你回到洞庭,可别避开我不见面啊。’不知道在那时候,您是不是有心想到今天这样欢聚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叔父提亲,您又坚决不答应?”

柳毅听了龙女一番话,感慨万分,说:“真像是命运注定的!当初我在泾阳碰见你,看到你冤苦憔悴的模样,心里确实很不平。可是我暗自决定,只给你传达冤苦,旁的什么也不考虑。当时说的将来别避开我,是随口说说罢了,哪会有什么居心呢?等到钱塘君强迫我允婚,这在道理上讲不过去,才激起了我的愤怒。”

龙女听了略微释然,柳毅接着又解释,开头自己的本心是仗义救人,哪有杀死丈夫娶别人妻子的道理?况且他平日的志向是坚持正义,哪有违背自己心意向人屈服的道理?

可是到了分别那天,看到龙女依依不舍的样子,柳毅的心里却悔恨难过起来了。如今可好,龙女已是卢家的女儿,又住在人间,那么他当初的意愿并没有错啊。

龙女很受感动,哭了好一会,又对柳毅说:“虽然我不是人类,但是心肠和人类是一样的,希望你不要嫌弃我。我一直想报恩。我们龙能长寿万年,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寿命。”柳毅没有料到白己做了龙官的驸马,还踏上了成仙之路。

从此柳毅和龙女住在南海,仅仅四十年,住宅、车马、饮食、服饰的豪华,就连王爷家也不能超过他们。柳毅的亲族也都得到不少好处。柳毅的年龄一年年增加,容貌却不见衰老,南海的人都觉得惊奇。

开元年间,皇帝一心想做神仙,到处访求有道术的人。柳毅不能安居,就和妻子一起回洞庭。此后十多年里,谁也没见过他的踪影。

到了开元末年,柳毅的表弟薛嘏原在京城附近做县官,降职到东南地区去。他坐船经过洞庭湖,正眺望着晴空水色,忽然看见远远的波浪里涌现出一座青山来。船夫们都害怕得很,说:“那里原来并没有山,恐怕水妖在作怪吧。”

说话的时候,那只船已经靠近了山,只见从山边飞快划出一条彩船,向薛嘏迎了过来。彩船里有个人喊道:“柳公差我们来侍侯您。”薛嘏忽然记起了柳毅的事,赶快上了彩船驶向那座青山。

山上有着和人间一样的宫殿,柳毅站在宫殿当中,前面排列着乐队,后面陪侍着漂亮的侍女,官里的陈设布置,要比人世间好上很多倍。

他走下台阶迎接薛嘏,握着手说:“离别没有多少时候,你的头发已经花白了。”薛嘏苦笑着说,“老哥做了神仙,我不久便将成为枯骨,这是命里注定的啊。”柳毅就拿出五十颗药丸给薛嘏,说:“吃一颗药丸,可以添寿一年。过了五十年,你再到这里来,别老呆在人世间自寻苦恼啊。”摆酒欢宴之后,薛嘏告辞回去。从此,柳毅一直没有消息了。

薛嘏常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大约又过了四五十年,薛嘏也不知去向了。传说,他是找柳毅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